朱买臣

发布日期:2022-05-07 08:41 信息来源:南湖区

(?—前115)

朱买臣,字翁子,一作翁之。西汉会稽郡吴(实为由拳即今嘉兴)人。朱买臣喜欢读书,却不会经营产业,所以家境贫穷,靠砍柴卖薪维持生计。但他并不因此而自轻自贱,经常担着柴,边走边读书,还大声吟咏歌唱,一付旁若无人的样子。他的妻子崔氏屡次阻止他,别在途中唱歌,但朱买臣唱歌之声反而更大了。崔氏感到十分羞耻,请求离他而去。朱买臣笑着说,我五十岁就能够富贵,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。你跟着我辛苦很久了,等我富贵之后一定报答你。崔氏愤怒地说,像你这样的人,终究是要饿死在沟壑中的,怎能富贵?朱买臣见不能挽留,只好任凭妻子改嫁。崔氏走后,朱买臣依然如故,在道路上边走边读边唱。某年清明,朱买臣挑着柴在墓地里行走,正巧遇见崔氏和现在的丈夫去上坟,看到他又冷又饿,崔氏就拿出祭奠用的酒菜给他吃。

后来,朱买臣做了郡县上计吏(汉代地方官于年终将境内户口、赋税、盗贼、狱讼等项编造计簿,逐级上报奏呈朝廷,称“上计”,负责“上计”的官员名“上计吏”)的一名随从,在年终岁暮时跟着押送账簿和衣食用具的车来到京都长安。上计簿册呈上后,久久未能等到武帝的诏令,朱买臣分内的粮食也吃完了,只好靠同去的官吏兵卒的接济。后来凭着同乡人严助的推荐,武帝召见了朱买臣,听他说《春秋》,谈《楚词》,很是喜欢,就拜他作了中大夫,和严助一起成为汉武帝的亲信。这时,武帝正在修筑朔方郡,公孙弘认为这会让百姓疲惫不堪,于是上书进谏。武帝让朱买臣与公孙弘辩论,最后说服了公孙弘。后朱买臣因犯罪被罢免官职,过了很久才被征召为待诏。

这时,东越郡国多次反叛,朱买臣建议出兵讨伐,并说:“故东越王居保泉山,一人守险,千人不得上。今闻东越王更徙处南行,去泉山五百里,居大泽中。今发兵浮海,直指泉山,陈舟列兵,席卷南行,可破灭也。”于是,武帝拜朱买臣为会稽太守,让他在郡中整治楼船,准备粮食、饮用水和作战器具,等诏书到达,即率军队一起前往。临行前,武帝对朱买臣说: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绣夜行”。

朱买臣穿着旧衣服,怀里揣着郡守印绶,来到会稽郡驻长安的官邸。当年他被罢免官职时,常在这里混饭吃。这时留守官邸的人正在喝酒,对他视若未见,朱买臣径直走进室内,和他们一起吃喝起来。酒醉饭饱之际,朱买臣将印绶稍稍显露出来,故意让人瞧见。那些人感到奇怪,拉出绶带,看见了会稽太守的印信,大惊失色。平日看不起朱买臣的官员更是惊恐不已。大家赶紧向守丞禀报,并相互推搡着排列在院子里,跪拜谒见新太守。这时,朱买臣才慢慢走出房间。

不一刻,长安马厩的官吏驾着马车来接朱买臣去会稽郡赴任。会稽郡的官吏听说新太守将要到来,派老百姓清除道路,朱买臣的前妻崔氏和她丈夫也在修整道路的人群之中。朱买臣看见他们夫妻后停下车,命令后面的车载他们到太守官舍,安置在园中,并提供给他们食物。一个月后,崔氏因羞愧上吊死了,朱买臣给了她丈夫一些钱,让他安葬妻子。朱买臣还召见过去那些给他饮食和曾经对他有恩情的人,一一报答了他们。

一年后,朱买臣接到武帝诏令,带领军队和横海将军韩说等人一起进攻并打败了东越国,建立了军功,被召入长安,作了主爵都尉,位列九卿。过了几年,朱买臣因犯法被罢免了都尉官职,做了丞相长史。延尉张汤因审理淮南王刘安造反一案,陷害诛杀了严助,朱买臣对此耿耿于怀。昔日朱买臣官高位显时,张汤对他十分恭敬,待张汤受到武帝宠幸,当上御史大夫后,则前恭后倨,对朱买臣欺凌折辱。朱买臣非常怨恨,常常想除掉他,后来终于告发张汤一些见不得人之事,逼其自杀。但朱买臣也因此惹恼了武帝,被武帝所杀。朱买臣亦富文采,著有辞赋三篇,已佚。

旧时,嘉兴市区甪里街东塔寺旁相传有朱买臣故宅,寺后还有朱买臣墓;朱买臣前妻崔氏葬在杉青闸,俗称羞墓,这两处古迹现均早已湮没不存了。另外,据《严州图经》记载:在建德市西部朱池村幽径山有汉朱太守墓。今此墓有立于明万历十一年(1583)墓碑,上书“汉右相朱公讳买臣之墓”,朱池村还存有朱太守祠,近年香火复盛。

元代有无名氏作《朱太守风雪渔樵记》杂剧,演义朱买臣故事,将崔氏戏剧化为无情无义的泼妇。京剧因袭其旧,创作了折子戏《马前泼水》,成语“覆水难收”即源于此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